“粽”情·母爱

2020/06/24   市报社   刘士高

  “五月五,是端阳。门插艾,香满堂。吃粽子,洒白糖。”一片碧绿,一缕清香,一根草绳,包裹了传承千年的味道。端午节到了,朋友亲人相逢,在浓情蜜意的氛围里互道“安康”的同时,吃粽子才是端午最重要的。

  端午吃粽子这种习俗,根植在我灵魂深处,任岁月迁移,依然不改当初的模样,因为那里有母亲包粽子的身影,印在了儿时记忆最深处,成为我最温暖的美好记忆。

  我母亲今年六十多岁了,岁月沉淀了她满头的白发,一双炯炯有神的双眼也失去了年轻的神采。只是,那颗全是我的心从未老去,母亲常挂在心上的便是她宝贝女儿的衣食住行,所以,端午节包粽子对于母亲来说着实重要。

  母亲包粽子最是讲究。每年端午前,她总是骑上那辆上了年纪的电动车赶到几里地外的集市,在卖粽叶的各个摊位前挑来挑去。用母亲的话讲,价格可以偏贵但粽叶一定得丰润、肥大,这样包出来的粽子才是上品。

  回家后,母亲将买来的粽叶细心地用水煮开,捞出压实,再将提前泡好的糯米端上方桌,配上大枣就开包了。包粽子时母亲总会将粽叶两片重叠,卷成尖筒状,放入两大匙糯米和一两颗红枣,再用筷子将其细细捣压至板结,据说米松了的话,容易进水,这样的粽子会失去黏黏的口感,不好吃。最后,母亲将粽子包成四角状,捆紧;做好的粽子放入锅中,注入冷水盖过粽子,再放上数十颗鸡蛋,煮上两个小时左右,熟透后趁热食用,那时香味最为馋人。彼时,母亲还会督促我吃上一两颗鸡蛋,说是吃了粽子锅的鸡蛋一年也不会肚子疼。

  我吃着粽子,母亲看着我,眼睛也笑成了一条缝。

  母亲说,包粽子的时候得心平气和,这样粽子好看,吃起来更香,遗憾的是我至今也没学会母亲包粽子的手艺,父亲说我过于木讷,母亲却劝我只管吃现成的就好。

  端午浓浓的粽香,飘到万水千山旁,处处皆是母亲对我的爱。

责任编辑:崔旭

电话(传真):0421-5823953 投稿箱:bpxwzxwz@163.com 主办:澳门真人网站市澳门真人官网宣传中心
备案/许可证编号:辽ICP备10206907
版权所有:东北澳门真人官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