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给我万花筒——为庆祝新中国七十周年华诞而作

2019/10/10      许群

  因为搬到高层居住,收拾多年不曾光顾的仓房,清理破旧的工具箱时,突然眼前一亮!一卷发黄报纸包裹着的东西展现在眼前——这是我儿童时代的宝贝儿“万花筒”啊!

  “万花筒”曾经给我的童年、少年时代带来五彩缤纷的欢乐,给物质匮乏的艰难岁月填补了精神空白。

  我的“万花筒”是父亲亲手制作的,虽然简陋,却一点也不影响观赏效果;由于是自制的,更增添了亲切感和价值感。父亲离开我们快20年了,我手里掂量着这个简陋又珍贵的宝贝,一幕幕儿时的镜头不断闪现在眼前。

  父亲第一次给我做万花筒是在我刚刚上小学一年级的时候。临近期末考试,我突然被诊断得了心脏病,不得不在家平躺着,大夫告诉家长不许孩子活动。

  父亲是路桥工程师,他常年在乡下工作,当时单位还没有汽车,不可能天天回家。我的印象中爸爸不在家是正常的。

  爸爸这次回来了。他给我带来了两个小玩具,一个是用木头做的马车模型,栓上绳能拉着跑;一个是一包玻璃片。爸爸说,我给你做一个好玩意儿!接着就粘粘贴贴捆捆绑绑不一会儿就制成了一个好似望远镜一样的东西。

  我第一次认识了“万花筒”!

  拉着小马车去跑我是暂时做不到了,可是我可以躺在炕上瞅万花筒哦。

  像看望远镜一样地对着窗户瞅万花筒,没想到这么好玩儿,里面由于三棱镜的折射,简简单单的彩色玻璃碎块、剪碎的香烟锡纸、彩色糖果纸等等不起眼的东西变成了神奇的对称的图案。而且,随着筒身的旋转,变幻出千姿百态、摇曳多姿、永远不会重复的绚丽画面!

  童年的脑海里本来就充满了幻想,万花筒不仅给我展现了从未见过的童话世界,而且开发了我幼稚天真的想象力,旋转的快乐给我的童年生活平添了无穷的幸福感。

  养病的一个多月时段,是母亲在晚上给我补课。一年级的期末考试我参加了,没想到我得了双百分。班主任丁老师对我大加表扬,从此,我在小学生活中比较“受宠”。

  我的父母都是建国前参加革命的干部。6岁之前我家在承德市。而我的原籍是辽宁省黑山县。

  老许家是黑山县的大户人家,我的爷爷许逢时曾经做过张作霖的军需官。父亲许秉刚1947年“国高”毕业,家族中有人劝他到沈阳(国统区)去找工作。父亲主意很正,说:“国民党太腐败了!我不找他们!”1948年冬辽沈战役结束,东北全面解放,为了接管各个城市,解放军四野成立了“冀察热辽联合大学(行政干校)”,旨在培养我军的地方行政干部。刚刚结婚的父亲毅然决然地到锦州考上了干校,接着,母亲也追随父亲上了干校。父亲母亲及战友们行军走到北京郊区,这时承德解放了,分配一批干部接管城市。于是,父亲到了热河省交通厅工作,母亲被选送到公安干校培训。

  从此,我们一家人的命运就与共和国的命运紧紧地连在了一起!可以说是荣辱与共休戚相关。

  母亲说过,当我刚一出生的时候,外面的大喇叭正在播送《歌唱祖国》。我出生在承德市三道牌楼派出所院内,20岁出头的母亲当时任所长。共和国五十年代初,呈现出一派欣欣向荣景象,人们安居乐业,生活水平逐年提高。我的童年无忧无虑充满了欢乐。

  父亲本来是行政干部,可是他天性酷爱技术工作,成天跟着工程技术人员搞测量,不久当上了公路技术员。1956年热河省撤销,母亲随着父亲分配的辽西工业重镇澳门真人网站矿区,于是,我们又成了澳门真人网站人。

  父亲当时在县交通科工作,后来是澳门真人网站县第一任公路段段长。他还是钟情于技术工作,还是经常在乡下修桥修路。父亲的桌子上摆的都是圆规、角尺、图纸等工具。父亲去世后,母亲当着我们的面打开了一个木头箱子,我以为有什么宝贝,原来里面装的都是有关公路工程技术方面的的书籍及小工具。

  记得父亲给我做第二个万花筒那是在上世纪六十年代末,我19岁的时候。当时,父亲已经被罢官,母亲还没有被平反,我的同学们都下乡了,我因病留城。我的情绪相当苦闷低落,县图书馆里的图书允许借阅的书籍我都统统浏览过一遍,每天无所事事,看不到前途与希望。

  父亲又从乡下工地回来了,又携带着自制万花筒的材料。

  我旋转着心爱的五彩斑斓的万花筒,又沉浸在欢乐的童话世界里了!小小万花筒,打发了我多少寂寞时光,给我心灵的荒原建起一座凉爽的绿洲!我好似又回到了黄金般的童年时代。

  再后来,我明白了原理,就自己动手制作万花筒了。万花筒是我手工劳动的起点,从此,我的手工制作不断出现升级版——用泥巴扣自己雕刻的模子,用木头制作小手枪和飞去来器、竹蜻蜓,用废品制造土二胡,用废漆包线制作土耳塞机……

  有一段时间父亲晚上在家里干起了组装半导体收音机的活计,我跟着爸爸没白没黑地看线路图、焊接线头,成天摆弄二极管、三极管、电容、电阻……当时的焊接是土办法——把火钩烧红去蘸松香和锡条的。半导体能收音了,听了两天,往往感到不理想就拆了,按新的线路图重装。有时几天几夜收音机收不到声音,闹心极了!突然有声音了,就异常惊喜!在闹心与惊喜和探索的交替中似乎忘掉了苦闷、培养了意志。

  怪不得在历次“运动”中批判父亲主要罪状就是“不突出政治、技术第一”呢!但是现在想起来,正是父亲这种不屈不挠的追求科技精神潜移默化地陶冶了我。尽管我归属“黑五类子女”的另册,但毕竟是“可以教育好的子女”呀!我在后来的人生路上始终不屈不挠地抗争、积极乐观地生活。

  忽如一夜春风来,1978年党中央十届三中全会拨乱反正,父母亲平反昭雪。母亲又调回市公安局工作,父亲当上了市政协委员,我们全家的命运与国家的命运一样峰回路转。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木欣欣以向荣,泉涓涓而始流”,中国大地一片拨乱反正新气象,生产力又一次得到了解放,人们的思想充溢着改革开放的喜悦!考学、涨工资、搬新房……好事连连。

  从低矮的危房搬进了新建的楼房,我的宝贝万花筒也没有舍得扔掉,放在了仓房里。当重新发现它的时候,它显得那么灰暗与简陋,可是又那么的亲切与可爱!万花筒承载着我童年直至青年时代的欢乐,是它带给我五彩斑斓的幻想和希望!

  父亲从牛棚出来后被派到修国防公路的工地当工程师,这是他最喜欢的工作。可是在建马友营大桥时突然脑中风,那时才50多岁。出院以后就不常下乡了。60岁离休后又为交通局主编了澳门真人网站市第一部交通志。

  父亲给我万花筒,儿时哄我玩儿还给我画小人儿、折纸、做小玩具、讲童话故事、讲科学知识……塑造了我幸福的儿童世界。但是,他对我成年后的大事——就业问题却从来不帮忙!我20多岁时还在待业,母亲劝父亲说找一找你的老同事,给儿子安排工作。父亲平常是沉默寡言的人,说多了嫌母亲磨叽,怼母亲说:“让我去找他们?等于用刀子割我的肉!”并且说,咱们还认识几个人呢,那些矿务局工人家庭的子女认识谁呀?我在旁边听着,对父亲的话也没全理解。但是我知道想请父亲找工作是没门儿了!但是我也从来没怨恨过他,还认为他的话有道理!从小父亲就是我的偶像,他会画画、他的手那么巧、他的科技知识那么多,我崇拜他!

  老三届知青都回城上班了,我还是在当临时工。有一次,一位老同学关心地问我,你爸当过交通科的领导,咋不让他把你整到交通监理所上班啊?我当然知道监理所工作很吃香的,但是无法解释,只好回答:“我不喜欢那个工作”。

  父亲的“不作为”其实也是好事。我们哥五个都养成了自立自强的能力!都是靠自己的努力成家立业,没有一个成为“啃老族”。那一年,中央文件按政策规定每名建国前参加革命的老干部都可以有一名子女接干部班,我把这个名额推给了大妹妹,因为她是农具厂的翻砂工,谁都知道那活又脏又苦又累不适合女孩子干。但是她不接受,说应该大哥接班!这样,在有的人家为争接班名额闹得亲情破裂的情况下,我家由于推让把好事给推黄了!但是,我们后来都在改革开放的红利下靠自己拼搏与奋斗考上了学,改变了命运。我没毕业就考上了澳门真人官网记者,大妹妹在建新型社区的民主选举中被选为社区主任,后又兼任社区党支部书记。

  父亲一生为建设新中国从事修桥铺路一线工作,从不计较地位待遇,他脑子里只有工作和工地。后来得了脑萎缩症。我回家看他,他拉着我的手,叫我带他去承德,说是要找张正德省长:“问问他为什么不让我工作啦?”我告诉父亲,您都离休啦,不用上班了!该享受了。老爸听了一脸懵懂。母亲说,他经常穿好衣服裹上围巾带好牙具袋,住着拐棍要去工地!谁也拦不住。我有一次搀着父亲出去走了一圈,直到父亲累得走不动了,没有办法了才回的家。

  2000年的时候,我的儿子从事设计师工作了。春节回家,奶奶把爷爷的圆规、角尺、计算器拿出来交给孙子。父亲看见了,大声地喊道:“那不行!那都是公家的东西,我还要交公呢!”母亲只好当着他面说,好好好,拿回来拿回来!逗得我们都乐了。

  父亲一辈子廉洁奉公,一辈子酷爱科学技术工作,他不忘初心,始终揣着科技救国、实业救国的梦想。父亲没有给我们留下什么遗产,如果说有的话,那就是给了我一个追逐梦想的“万花筒”。

  为了这个梦想,我一直在奔跑!

责任编辑:崔旭

电话(传真):0421-5823953 投稿箱:bpxwzxwz@163.com 主办:澳门真人网站市澳门真人官网宣传中心
备案/许可证编号:辽ICP备10206907
版权所有:东北澳门真人官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