炒面里的乡情

2020/10/13      沈德红

  小姨从遥远的故乡,邮寄过来几袋莜面炒面。我打开袋口,用开水冲了一碗糊糊,瞬间,一股特别熟悉的味道,在屋里弥漫开来,一下就唤起了我童年的记忆。

  有一个小村庄,在那黑得能出油的土地上,生长着一种叫莜麦的植物。它吸天地之精华,虽不是精米细面,属五谷杂粮,但用莜麦做的炒面,是那个年代赖以生存的舌尖美味儿。

  作为七零后的我,童年时代,是吃着炒面度过的。

  冬天,爸爸必须做的一件大事就是做炒面。做炒面的工序特别繁琐。爸爸首先挑选一些颗粒饱满的莜麦,用筛子筛去浮土,再放在大锅里煮到八分熟,然后就坐在板凳上翻炒莜麦。爸爸头上戴着帽子,还围着妈妈的粉色围巾,手里握着炒莜麦的耙子,一圈一圈地炒着莜麦,莜麦不时有几粒蹦起来,开一小朵白色的花儿。我坐在灶口的小板凳上烧火,趁爸爸不注意,去大笸箩里抓一小把炒熟的莜麦放在嘴里咀嚼着,那味道奇香无比!炒熟的莜麦拿到加工厂加成面,即可食用。

  家里人,每天饿的时候,不到饭时,就舀一勺放碗里干吃,或者泡热水喝糊糊。如果家里条件好,放点白糖就更好了,又香又甜的味道,让人唇齿留香。

  炒面是七十年代,学子们必不可少的零食。我们每个学生,都带着莜麦炒面去求学,那个年代的人,过得特别贫困,大家几乎没有勺子,为了省事,大多时候干吃。有的同学用格尺吃炒面,有的用作业本折几层,做成勺子吃干炒面。记得上学时,在课堂上,一个男生偷吃炒面,被老师抓住训斥,他想狡辩,因口里的炒面还没顾上咽下,一说话就喷出一股白烟,惹得同学们哄堂大笑。

  生在内蒙古塞罕坝和河北围场境内的人,都有吃炒面的记忆。在那个年代,经常吃炒面,身体会很壮实,有力气。我对炒面情有独钟,无论干吃,还是冲糊糊吃,都感觉特别香甜,百吃不厌。

  后来,妈妈工作调动,我们搬家了,去的那个村子,因土质和气候变化不同,不适合种莜麦,我再也没有吃过炒面。因为那个时代,交通不发达,很少进城,也没看见哪里有卖炒面的,妈妈看我们总是唠叨着要吃炒面,就把白面炒熟了,让我带着上学,但味道和莜麦炒面比起来差级了。

  时间过得真快啊!转瞬之间,四十多年过去了,身在异乡的我,总在不经意间,想起童年时代的炒面,很是怀念。

  也许,心有灵犀,那久违的炒面呀!竟然让小姨又给我找了回来。收到炒面的时候,正好是中午,我没有吃饭,而是急急忙忙地用热水冲了一碗糊糊。

  我坐在窗下,面对着故乡的方向,一勺勺地品尝着乡愁,一点点回忆往昔。一碗炒面溢乡情,寻着那炒面的馨香,我那颗游子的心呀,生出了一双翅膀,越过千山万水,向故乡的方向飞去……

责任编辑:崔旭

电话(传真):0421-5823953 投稿箱/举报箱:bpxwzxwz@163.com 主办:澳门真人网站市澳门真人官网宣传中心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http://www.lnjubao.cn/
备案/许可证编号:辽ICP备10206907
版权所有:东北澳门真人官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