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默特右翼旗“八枝箭”剪丁与旗员互控案始末

2020/07/27   市报社   李秀华

  清同治六年(1867年),发生在土默特右翼旗的“八枝箭”箭丁“抗不比丁”反抗斗争,惊动了朝阳县、三座塔理事司、热河都统衙门,惊动了理藩院、都察院,也惊动了朝廷。同治九年(1870年),朝廷重判了“八枝箭”首领、斥革了部分当事旗员,结束了这场持续十几年的“八枝箭”箭丁与旗员的互控案。此案不但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土默特右翼旗扎萨克贝子的荣衰和更替,也直接促使了尹湛纳希家族——忠信府的衰落。

  “八枝箭”的由来

  “八枝箭”(“箭”蒙古语,译为“苏木”,即佐领,每个佐领有箭丁清初为150名后来为250名)是什么时间迁居土默特右翼旗的呢?

  据史料载,康熙年间,“八枝箭”的领主舒古都尔无嗣去世,他的妻子塔济担心属民日后被土默特右翼旗扎萨克欺压,将“八枝箭”即八个佐领献给了康熙皇帝,以此想成为天子的属民。

  据乾隆《钦定外藩蒙古回部王公表传·卷二十五·扎萨克固山贝子固穆列传》载:康熙十三年,固穆四子衮济斯扎布(尹湛纳希七世祖)袭扎萨克固山贝子。十四年三月,蒙古察哈尔部布尔尼反叛,遣使诱衮济斯扎布同叛,衮济斯扎布不从,派护卫报告朝廷,并派兵随同朝廷进剿,五月,布尔尼被科尔沁额驸沙律阵斩。原附察哈尔的喀尔喀台吉托音等四佐领人户,命改隶衮济斯扎布。此四佐领应是“八枝箭”的同宗。

  据《朝阳县志·卷十·冢墓》载:“公主坟,县东五十里之八家子后山,有公主坟一。查公主系土默特右翼旗主胞弟之福晋,下嫁后初来选地,建府于十家子村。跟随公主来者有十八枝箭。又有八大匠人……”。据考,这位下嫁的公主是康熙第二十四子之女,下嫁于土默特右翼旗第六任扎萨克哈穆嘎巴雅斯呼朗图四子纳逊特古斯,下嫁时间根据《高宗实录》推测是在乾隆二十四年左右,此亦应是“八枝箭”同宗。

  旷日持久的互控案

  所谓的“八枝箭”与旗员的互控案,就是“八枝箭”箭丁呈控土默特右翼旗扎萨克和旗员盘剥欺压“八枝箭”属民,旗员和县府镇压打击“抗不比丁”(比丁:清廷对漠南蒙古民众的规定,凡年龄六十岁以下,十八岁以上的男子皆为蒙古箭丁,按例几年登记编审一次,以备征兵)的“八枝箭”属民,这个过程自乾隆到同治持续了一百多年。那么,“八枝箭”属民为什么与旗王府和旗员结下了数代的世仇呢?

  据史料载:乾隆初年,朝廷将“八枝箭”交土默特右翼旗扎萨克哈穆嘎巴雅斯呼朗图管束,乾隆三十六年,在“八枝箭”箭丁呈控下,朝廷采取斥革、鞭责一百、枷号百日等办法,处理了一批土默特右翼旗的扎兰、章京等旗员。此后,“八枝箭”属民安稳了二十多年,到乾隆五十七年第十任扎萨克朋苏克璘亲以来,“八枝箭”属民与旗员的矛盾日益尖锐,多年来,朝廷救济贫困蒙古民众的银两没有发放;参加镇压“太平天国”阵亡的“八枝箭”箭丁无功无赏;霸占属于“八枝箭”的三座塔(今朝阳)佑顺寺本街、宝光寺租项,强占土地。

  咸丰三年(1853年),“八枝箭”属民罕什嘎老汉等进京,恳请第十二任扎萨克德勒克色楞减免差役,未果。又赴盟长衙门呈控,盟长转批土默特右翼旗审办。

  咸丰六年(1856年),罕什嘎老汉又赴盟长衙门呈控扎萨克虐待欺压事情,盟长批给副盟长审办,一年未结。

  咸丰七至十年(1857—1860年),“八枝箭”多次赴京城都察院、理藩院呈控未果。

  同治二年(1863年),土默特右翼旗扎兰前往“八枝箭”居住地核对箭丁人数,“八枝箭”箭丁福泰、那木萨拉扎布等阻碍不让比丁。

  同治六年(1867年),“八枝箭”箭丁数千人在常明等带领下,守村据寨、立会敛钱、抗不比丁、殴打旗员、抢劫租粮、夺取地契,聚众呈控旗员。

  同治八年(1869年),朝廷派刑部侍郎志和审理“八枝箭”箭丁与旗员互控案。

  同治九年(1870年),朝廷对“八枝箭”箭丁与旗员互控案做出了处理。“八枝箭”抗不比丁首领常明、德尔亲扎布、丹珠尔发配南五省驿站充当苦差,哈哈笑、老希、幅呢膺、幅受发配山东、河南驿站充当苦差,以后遇有恩赦,不得缓减。管旗章京阿昌阿、花尚阿等,署印协理嵩威丹忠等,分别以“因公科派钱文,虽非侵吞入己,究属不能体恤”和“疲玩糊涂,办理旗务难期振作”等罪名即行斥革。土默特右翼旗扎萨克贝子索特那木色登因袭职在后,免去失察处分,在旗处理好后即刻回京,不得在旗逗留。所有“八枝箭”箭丁,仍归土默特右翼旗管束,管旗章京、副章京仍由理藩院补放。变通了比丁章程,申明了交纳丁钱旧章,及箭丁子女不准妄行役使,随侍陪嫁,核减差派,加重越诉罪名、严拿诉提各条,均做出了规定。

  德勒克色楞被削爵与“八枝箭”呈控案的关系

  据《钦定外藩蒙古回部王公表传》《文宗实录》载:从1635到1930年,土默特右翼旗的十四任扎萨克有四位被朝廷消除了爵位。

  康熙三十一年(1692年),第三任扎萨克衮济斯扎布(尹湛纳希七世祖),“以御噶勒丹不力,托故私归罪”削爵。乾隆五十七年(1792年),袭职三年的第九任扎萨克色布腾喇什,以“任意凌虐属下罪”被削爵。嘉庆四年(1799年),第十任扎萨克朋苏克璘亲,以“科敛所属银钱地亩罪”被削爵。咸丰七年(1857年),第十二任扎萨克德勒克色楞,以“迟发官兵赏银并搭钞票案”被削爵。这四位被削爵的扎萨克除第三任衮济斯扎布外,其他三位是否与“八枝箭”呈控案有关联呢?

  据清代《军机处付录·民族类·都察院咸丰十年八月奏请件》载:“八枝箭”箭丁那木萨拉扎布赴都察院的呈控称:“土默特以强凌弱,由嘉庆至今无差不派,致我八枝箭人民卖儿鬻女,赴井悬梁,迄今不计其数……”恰是嘉庆四年第十任扎萨克朋苏克璘亲,以“科敛所属银钱地亩罪”被削爵。

  道光十三年(1833年),德勒克色楞袭第十二任扎萨克贝子,命在御前行走。十五年,赏穿黄马褂。十九年,因“私藏、私造、擅用刑具”革退御前侍卫,赏给头等侍卫在大门上行走,后又命在乾清门行走。二十年,命在御前行走。二十一年,尚朝马。咸丰二年二月,命管理善扑营事务。七月,授正黄旗领侍卫内大臣。八月,赏紫缰。十一月,授镶蓝旗蒙古都统。三年九月,命统带卓索图、昭乌达、哲里木三盟箭丁随钦差大臣胜保,抗击“太平天国”北伐军。十一月,在独流南岸失利降四级留任,拔去花翎。十二月,因历次捐备军饷从优议叙。四年三月,作战得力,开复降留处分,赏还花翎。四月,督战负伤,赏“巴图鲁”称号。五年四月,因随曾格林沁帮办军务有功,赏贝勒衔,赏戴三眼花翎。九月,为阅兵大臣。十月,命署镶白旗蒙古都统。六年十二月,因“迟发官兵赏银并搭钞票案”被削爵。

  “八枝箭”箭丁与旗员的互控案促进了忠信府的衰落

  据《钦定外藩蒙古回部王公表传》载:土默特右翼旗第二任扎萨克固穆去世后,其四子衮济斯扎布(尹湛纳希七世祖)袭扎萨克固山贝子,康熙三十一年(1692年)削爵,固穆三子拉斯扎布袭爵,由此,尹湛纳希这一支就失去了袭扎萨克贝子爵位的机会。衮济斯扎布有四子,次子道日吉雅勒(尹湛纳希六世祖)袭四等台吉,为此,尹湛纳希的上六代祖都是四等台吉,唯一他的父亲旺钦巴勒担任协理台吉多年,因此推断,“忠信府”的兴盛应该是由旺钦巴勒担任协理台吉后创建的,其收入来源主要是土地租赁和开采煤窑。

  旺钦巴勒大约在道光十年(1830年)或之前就担任了协理台吉,到道光二十七年(1847年)去世,担任协理台吉近二十年,是分管军事的协理,列位于掌印台吉之后。当年古拉兰萨(尹湛纳希长兄)被朝廷任命为协理台吉,到咸丰元年(1851年)去世,担任协理台吉四年。在这个时期,也正是德勒克色楞担任扎萨克时期(道光十三年至咸丰六年,1833—1856年),可是,作为扎萨克王爷却不在旗居住,所有事务均由协理台吉处理。可能是因为旺钦巴勒、古拉兰萨父子的名望或为人,化解了一些矛盾和纠纷,后来“八枝箭”属民“抗不比丁”首领之一的常明,曾是忠信府的管家。从咸丰三年到同治年间,“八枝箭”箭丁由呈控案演化成了与旗员的互控案。在这一期间,爆发了“太平天国”起义,清廷为镇压太平军,从蒙古地区征调了大批兵马,蒙古王公为效忠清廷,则捐献大量马匹和银两,加重了广大蒙古牧民的负担。同治元年(1862年),尹湛纳希的六哥嵩威丹忠被朝廷命为协理台吉,而且是掌印协理。作为掌印协理的嵩威丹忠,肯定要站在王府的立场上打击镇压闹事的“八枝箭”属民,尤其是“忠信府”的管家常明,曾经偷了尹湛纳希家的银两逃跑,后来还带头打伤了旗员,抢夺了旗里的租粮和地契。这就酿成了同治六年(1867年),正当比丁之年,“八枝箭”反抗斗争发展到数千人的“抗不比丁”,可能嵩威丹忠的威望和能力不如其父兄,没有控制住局势,迫使清廷责令第十三任扎萨克索特那木色登回旗处理,并命热河都统麟庆等审理此案。麟庆在给皇上的奏折称:“推原其故,总由该扎萨克久不在旗,其掌印之协理及旗员等,颟顸偏执,办事乖张,以致下凌上替,积重难返。若复因循延误,将来贻害日深,真须重烦兵力,亦为可知。”至此,嵩威丹忠可能感觉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变卖了土地田园进行打点,无奈,大势已去了。同治九年,朝廷对“八枝箭”箭丁与旗员互控案做出了处理,嵩威丹忠被斥革,从此,加速了“忠信府”的衰落。

责任编辑:崔旭

电话(传真):0421-5823953 投稿箱:bpxwzxwz@163.com 主办:澳门真人网站市澳门真人官网宣传中心
备案/许可证编号:辽ICP备10206907
版权所有:东北澳门真人官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