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老三

2018/11/30      周万学

  时值农历腊月二十四。

  呼呼的北风卷着漫天黄沙。

  中午驱车赴宴。

  我锁车正要进门,感觉身旁有人拽我。我回过头,“哦,这不老三吗?几年不见啊,挺好吧?”我习惯地微笑着与他寒暄。

  见我认出他,笑容也变得客气了起来。恭敬地把我领到背风的角落。我也完全没领会他将我拽到一边究竟是何用意。只见他冻得发紫的手颤抖着解开大厚棉袄,从里兜掏出了三张一百块钱。然后抬头望向我,好像期待着我能想起点儿什么。我一下子怔住了!那双眼睛已微微泛红,脸上却挂着无奈但很真诚的笑。而我的表情却僵住了。

  他缓缓地对我说:“老周大哥,这是那年您借给我的三百块钱!”

  嗡……我的脑子似乎一下子进入了重启状态,思绪在飞速的倒退,一直退到了二十几年前的光景……

  好像,是有这么回事,但现在的我完全被公司里里外外的事务包裹着,哪还会记得这点儿事啊!

  “按说这钱,我早该还了。我也知道,现在的三百块钱和二十几年前的三百块钱,没法儿比。但我必须得还你!”他顿了顿,似乎是在调整情绪。“我,我就是把钱还你了,我还欠着你二十多年的人情。可我要是不还,我就欠了自己一辈子的良心账!”

  老三的话说到这儿,声音明显有些哽咽。我相信,这话是压在了他心里多年的话。我更相信,他也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才说出口来。应该不光是为了换取我的原谅,更多的,可能是想让自己心里能够好过一些……

  我的心,立时五味杂陈……

  老三兄弟,是我的乡邻,小我三岁。家里兄弟五个他排行老三。大伙儿也就老三老三的叫他。小时候我俩同在一所学校读书,经常一起上学放学、追逐、嬉戏。

  他的命很苦。我记得他很小的时候,母亲就患上了严重的“精神病”,是当时十里八村出了名的“疯婆子”,总把家里外边“作”得昏天黑地,一丝不挂跑到大街上是常有的事。受“疯妈”的影响,老三和他两个哥哥一样无法正常上学,初中没念完就辍学了。当时的医疗条件很差,家也没钱,“疯妈”从没住过一天医院。在老三大约十四五岁的时候,他的妈妈和爸爸就相继离开了人世。在那个年代,那种境遇,对任何人而言都是种摧残。失去了双亲的他和两个哥哥、两个弟弟相依为命,过着无依无靠、饥寒交迫的生活。

  再后来,我毕业就去了农场的电柱厂工作,而老三依旧在家务农。

  转眼,老三到了适婚的年龄。当时他也是村子里的大光棍了。可吃上顿没下顿的日子,哪里有钱说媳妇儿呢?虽说老三读书少,但是内心却非常坚强。他清楚,人这辈子“最穷不过要饭,不死终会出头”。日子再难,也得过下去。穷是穷了些,但他为人真诚厚道,又勤快又认干,不仅乐于助人,干的农活还好,是全村都公认的。农村的姑娘,谁不想找个老实本份的人过安稳日子?就因为这点,没少有人登门给老三说媒。

  也就是那时候,老三在我那借了这三百块钱。

  说心里话,我借钱给他,一是作为发小,儿时的情谊深厚,且深知他家境困难。之前他也从未与我开过口。二是以老三的为人,倘若不是万不得已,也不会低头出来借钱!我也恍惚记得,当时老三是说过,这钱一定会还给我的。当时的三百块钱,也不是个小数目。可乡里乡亲的住着,更何况我们俩兄弟关系甚好!

  后来,虽说是七凑八凑的,老三欠下了一屁股外债,可终归还是把媳妇娶进了家。婚后又得了一个宝贝儿子。这日子看上去也似乎有了些眉目。可命运好像总是和老三作对!婚后没多久,老三便查出了毛病,不能干重体力的活儿。迫于生计,媳妇儿不得不留下他和幼小的儿子,和同乡结伴去了外地打工,一走就是三年多。这期间老三既当爹又当妈,所付出的艰辛更是常人难以想象!再后来,我好像是听说老三为了孩子可以就近上学,搬去了黑城子。

  这事儿慢慢地也就淡出了我的记忆……

  对于现在的我,早就没有了那三百块钱的概念。我也从未提及过。

  看着他把手里攥着的钱,小心翼翼地送到我面前,充满歉意的眼神看着我,我心不由得一震!

  20多年了,这三百块钱,在我脑海里早就没有了痕迹,在他心里却划出了一道深深的沟痕!我的内心在翻滚,脑子在极速检索,检索我经商的近40年,记忆里可有谁曾主动把钱还给过我?

  时间好像停顿了一下。终于,我还是接过了钱。那一瞬间,感觉他的笑容变得释然了许多,整个人也轻松了许多!有个词叫什么来着?如释重负!对,就是如释重负的感觉!这三百块钱,压了他整整25年!

  这时,我才缓过神儿来看他,生活的困苦让他的脸布满了或深或浅的皱纹,脸色暗沉,眼眶深陷。被风吹的嘴唇干裂。一双粗糙且布满老茧的手,黑得发紫。整个人看上去,他似乎比我老了不止10岁!

  老三深深地吁了一口长气。“大哥,25年了!不管我是路过兴顺德的道口,还是看着了你的车,哪怕是看着杆厂拉杆子的大车,都会让我想起,我于老三还欠着你呢!”

  “老三,这话说的就严重了!”我欲接话阻止。

  “大哥,你让我说完。这不止是钱的事,更多的是情份!我知道,这点钱在你这早就不算什么了。但我要是不还,我这辈子都不会安心!我说会还你,就一定要还。那个时候,我那么困难,没人愿意借那么多钱给我。就冲着这个人情,何止这三百块钱啊……”

  老三这几句话,说得我心太不是滋味了!

  应该说,我是了解自己的。通常类似这样的场景,我极有可能不加任何思索,并且说着很自然的话把钱推送回去。何况也只是三百块钱而已。但此刻,我很庆幸,庆幸我收下了,与多少无关,与此刻眼前的人有关。

  现在想来,假如当时我把钱直接推送回去,他心中这道沟痕,是不是将永远的横在了我们之间?是不是永远的无法跨越?那支撑了他20多年的这份情谊,20多年来的努力与期盼,会不会因为我的不屑,而瞬间崩塌?那么,现在的他又会怎样?!他又会如何看待现在就在他面前的这个昔日的大哥?!

  经商多年的我,对“借钱不还”的事早已司空见惯。借钱时,推心至腹,称兄道弟。等到让他还钱时,推三阻四,避之不及!这钱啊,分明就是当今社会衡量人品的一把利器!

  能借钱给你,那是情份。但欠债还钱,才是做人的本份!谈钱,不一定会伤感情,却一定能够见人品!千万不要让这个“一般等价物”成为衡量你人品的标尺!你的人品,应该比金钱更加贵重!

  人活于世,无论你是贫穷,还是富有。也不管你是平民百姓,还是达官显贵。请一定要守住自己的“心”,可以是“良心” “诚心”,亦可以是“忠心”……

  然而现在,我想说的,却是这颗平凡的“感恩的心”!

  我从不吝啬于去帮助那些应该被帮助的人,也从不计较谁会记得我的帮助。但是,我想从此刻开始,只要是怀着同样“感恩的心”待我的,都会是我的兄弟!这样我所做的,也会变得更有意义!

  也许,这样的兄弟,都会被我唤成同一个名字:

  老三……

责任编辑:崔旭

电话(传真):0421-5823953 投稿箱:bpxwzxwz@163.com 主办:澳门真人网站市澳门真人官网宣传中心
备案/许可证编号:辽ICP备10206907
版权所有:东北澳门真人官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