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门看见妈

2018/11/29      时春华

  我曾经看过这样一个小故事,说古代有个孝子叫韩伯俞,他的母亲在他犯错时,总是严厉地教导他,有时还会打他。待他长大成人再犯错时,母亲的教训依然如故。有一次,母亲打他,他突然放声大哭。母亲很惊讶,几十年来打他他从没有哭过。于是就问他为什么要哭。韩伯俞回答说:“从小到大,母亲打我,我都觉得很痛。我能感受到母亲是为了教育我才这么做。但是今天母亲打我,我已经感觉不到痛了。这说明母亲的身体越来越虚弱,我奉养母亲的时间也越来越短了。想到此我不禁悲从中来。”

  看完这个故事,我鼻子酸酸的,韩伯俞的经历,其实我们每个人都在经历着。

  童年的许多事情都忘记了,唯独和妈妈之间的事情记忆犹新。总觉得,有妈的童年是幸福的。衣服破了,妈妈给补;衣服脏了,妈妈给洗。有好吃的,妈妈给留着;走夜路的时候害怕,有妈妈给壮胆。夏天睡觉,妈妈给我们拍赶蚊蝇;冬天妈妈总是把热炕头留给我们,用她热乎乎的肚皮把我们冰凉的小脚丫焐热,把我们的棉衣压在她的被褥下,等我们穿的时候不至于凉,把我们因为疯玩弄湿的棉鞋垫上厚厚的一层玉米皮,甚至在灶膛口烤了又烤……儿时的我们,年少不知事,自然享受着母亲为我们所做的一切。因为闯祸和受伤,受到过母亲的责骂或体罚。笤帚、鸡毛掸子扬起落下的那一刻,除了愤怒,我们也分明看到了她眼里的疼惜和不忍。

  不论什么时候从外面回来,老远第一句就喊:“妈——”,推门看不见妈妈,第一句就问:“我妈呢?”在我们小孩子心里,妈就是主心骨、就是家、就是温暖、就是一切。因为有妈在,我们不愁渴和饿;有妈在,我们也不愁委屈没处诉;有妈在,就能吃饱喝足;有妈在,就能高高兴兴,心里踏实。我们哪怕头发乱了,脸上有块小伤,甚至高兴不高兴,一进门,妈妈一眼就能发现。

  长大以后,依然如此,回家的第一件事还是找妈妈,和妈妈永远有说不完的话。

  当我也为人母,领着我的孩子回家的时候,我第一眼还是在寻找妈妈,若是妈妈不在家,总会不由自主问一句:“我妈呢?”这句话已经成了一个习惯,我也已经习惯于妈妈的嘘寒问暖,习惯于妈妈问我是不是缺这少那的,给我们大包小裹拿吃的用的。记得那一年,我快天黑的时候回家,妈妈上唐山的老姨家去了,站在院子里,我感觉没着没落,尽管爸爸做了饭,烧了炕,我就感觉,妈不在,话少了,屋子里的灯光都感觉晦暗了。不知为什么,静悄悄抹起了眼泪。

  人是漂泊的船,家是温暖的港湾。一个人不论在外多累、多难,只要回到家、回到妈妈身边,就会忘却烦忧,因为家和妈妈是我们最安全、最温暖的依靠。

  妈妈这个称呼很简单,但定义赋予的职责很广泛,妈妈是炊事长,管着一家人的吃喝拉撒;妈妈是勤杂工,管着孩子们衣服鞋袜的缝补洗涮;妈妈是惦记,是唠叨,是想念,妈妈在我们嘴上,我们却在妈妈心里。不论多忙、多累,妈妈都愿意为孩子们的聚会做精心的准备。

  我常常感慨生命的脆弱,因为谁也不能预料意外和明天哪一个先到。父母在,人生即有来处;父母去,人生只剩归途。如果能推门看见妈,绝对是一种幸福。

责任编辑:崔旭

电话(传真):0421-5823953 投稿箱:bpxwzxwz@163.com 主办:澳门真人网站市澳门真人官网宣传中心
备案/许可证编号:辽ICP备10206907
版权所有:东北澳门真人官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