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表

2018/12/07      时春华

  小时候,特别羡慕大人手腕上的那块手表。在我们小孩看来,手表是地位的象征,身份的象征,是家境的象征,更是美的象征。

  那时候,人们日子过得清苦,不是人人都有表戴。那些戴表的,大部分是吃“公粮”的,用老百姓的话说就是“都有点交差(工作)”的,再不就是家里说得算的,或是家庭比较富裕的。男人戴表,一抬手腕那个帅气、牛气;女人戴表,一抬手腕,那个美,那个霸气。男人们虽然粗心,但是对于戴表这件事,却很细心,洗手、洗脸的时候总是要把表摘下来轻轻放在一边,时不时用干净的手绢把表盘擦得亮亮的;本就细心的女人在干活的时候总会用手绢扎在手腕上,把手表包起来,生怕碰着或是刮了划了。那时候姑娘找婆家,一开始是“三转”,指手表、自行车、缝纫机,后来又加了个“一响”——收音机,不论要的三大件还是四大件,都包含手表,可见手表的金贵。

  对于表,我们小孩子只有偷看一眼的份儿,只有羡慕的份儿。可我们找支圆珠笔,自己照葫芦画瓢在手腕上画表,用左手往右手腕上画,用右手往左手腕上画,或是小孩们互相画,满足自己小小的虚荣。我们画手表很简单,大圈套个小圈,再从小圈上往大圈边缘画许多条短线,这就是简易的手表。有人提醒:还没画表带呢!一条线把大圈连上,这就是表带。画完表带,觉得还差点啥,因为这表看着别扭,忽然想起大人的那句话:“会戴不会戴,表把儿朝外”,对啊,缺个给手表上劲儿的表把儿呢,画个小圈圈或是小四方,大功告成。

  我们画的表实在有些蹩脚,说圆不圆,说方不方的,那表带也有些单斤薄两的。看我们小孩子那个气肚眼胀的劲儿,大人们就会上手了,用红蓝两色圆珠笔耐心给我们画个手表,有表盘,有表针,还有数字和时刻刻度,尤其那表带,画得惟妙惟肖,特有立体感。画好这样手表的孩子,第一件事就是到外边去显摆,哪人多去哪儿,期望引起大人们的注意和夸奖,更期望得到小伙伴的羡慕,就为了让这“手表”长留,好多日子洗手都是“水上漂”,有时候干脆把毛巾沾湿了擦脸擦手。大人们看见我们的“手表”,总免不了开玩笑:“几点了?”有的孩子胡说一个点儿笑着跑开,我却能回答得接近于标准答案,因为我在意了太阳的高度与时间的对比,在意了看太阳定点找准确的参照物,小小的心眼里就希望得到大人的那句话:“这孩子的表是真的,真准。”是啊,那时候,我就希望能像大人一样,美美地、牛气地戴上一块手表。

  那一年过年,在商店上班的前院大叔给他的孩子买了块小孩戴的塑料手表,就是跟真手表十分形似,只是表盘表针都是硬塑料,表带是革的那种,把我们馋坏了,许多孩子央求大人让前院大叔给捎一块来,也花不了几毛钱,哄孩子开个心,大人们也基本没吝啬。那年,好看的塑料小手表风靡了我们整个村子。我们戴上手表,故意扬起手臂把表露出来,以便引起大人的注意,孩子们凑在一起,比手表的颜色哪一种更好看,在一起玩,散了的时候故意扬起手腕,煞有介事地看看表,约定好再一次聚会的时间,日子过得知足也幸福。

  渐渐地,我长大了,大姑娘小媳妇戴块手表已经是稀松平常的事了,表的牌子我没印象了,只记得女式手表统称“坤表”,但小孩戴表的不多,毕竟对孩子来说那是一种奢侈的消费。

  我是在上初中的时候戴的表,那时候家里地多,从春到秋,农忙的季节,每天早晨早早起来跟大人上山干活,看着点儿,回家吃饭然后再骑着自行车上学。放学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先去地里干活,放学准点,路上稍贪玩晚了点,大人都会知道,复习功课做作业那都是晚上的事,做完作业一看表都半夜了,算着早晨几点起来,这一夜睡了几个点儿,然后沉沉地睡去……戴表的日子,就这样跟时间赛跑。

  多年以后,除了金贵的名表,年轻人鲜有戴表的了,戴表成了老年的标志,因为年轻人有了万能的手机。万能的手机给人们的生活带来便捷,但是曾经那种浓浓的亲情、珍贵的友情却越来越淡了,那种知足感、幸福感也越来越淡了。

  常常在梦中,梦见回到小时候,梦见画手表。小时候画在手上的表没有动,却带走了我们最好的时光。

责任编辑:崔旭

电话(传真):0421-5823953 投稿箱:bpxwzxwz@163.com 主办:澳门真人网站市澳门真人官网宣传中心
备案/许可证编号:辽ICP备10206907
版权所有:东北澳门真人官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