搂树叶

2018/11/30      徐振中

  金秋十月,我漫步花果山,放眼眺望,层林尽染,秋色宜人。紫红的枫叶、金黄的银杏叶杨柳叶,橙黄橘绿,五彩斑斓。秋风习习,树叶凋落,徜徉在林间小道上,脚踏落叶,情不自禁地想起了四十年前乡下搂树叶的艰苦岁月。

  四十年前,家乡人们生活烧柴大都依靠集体秋后分给农户的玉米秸、高粱秸和少量的玉米瓤,可谓杯水车薪。为了弥补日常烧柴,人们是上山一把草,下山草一抱,最可怜的是生产队犁地的玉米茬、高粱茬、谷子茬人们都拣得干干净净,那时,烧柴之珍贵可见一斑。

  北方的冬天寒冷且漫长,人们想要度过严冬,不得不下一番工夫备足柴草。树叶当属农村百姓越冬烧土炕取暖的最佳选择。那个年代树叶也属集体所有,不能随便搂。生产队为了平均分配避免抢搂树叶产生纠纷,提前把有树的沟叉和成片的树林按家庭人口多少采取“抓阄”的方式划分搂叶区域,各家各户只能到你所分的地块搂树叶,不得越界,这种做法既照顾了老弱病残家庭,又平衡了邻里关系。现在想想虽然可笑但不失为权宜之计。

  搂树叶得有耙子,装树叶得用篓子,农村俗称“花篓”。“花篓”就是用高棵秫秸每两棵并行为一组,一般一只花篓共排五组十字交叉打底绑牢,将底部秫秸呈正方形向上弯曲用榆树条连接三周组成一个筒状,上边把秫秸剪齐再从底部缠绕挑绳,花篓就做成了。耙子大都从供销社购买,一般有十二爪和十四爪大小之分,买回家后,找一根木杆与竹耙子头绑牢固定,耙子就做好了。搂树叶就是把飘落在地上的叶子用耙子或扫帚一堆堆收集到一起。搂树叶也是一大乐趣,到深秋大量落叶时,无论是清晨还是傍晚,都能看见大家那忙禄的身影,一时间,树林里耙子搂叶的沙沙声扫帚扫叶的唰唰声汇成了一首首乐此不疲的劳动交响曲。

  记得我家分得树林一小角、一条小沟叉,树林距家三百多米,小沟叉离家一华里有余。就这不起眼的两块林地里的树叶,它却担负着我家冬季百分之六十的取暖做饭的重任,所以特别关照。为方便搂树叶,将林下所有石头或杂物统统拣到一起,逆着风向筑上一道“挡叶墙”,以备拦截树叶。当气温降到零度以下,树叶会自然凋落,林地落叶就越积越厚,父亲带领姐姐和我齐上阵,搂的搂、扫的扫,一会儿,就把我家分到的林地统统搂一遍。然后装篓往家挑,装花篓时,用耙子将树叶痧成一叠一叠的,双手掐紧装篓压实勒紧挑绳,两只篓装完用扁担挑走,每搂一遍能挑三挑,等待次日再搂。回想搂小沟叉的叶子往家挑时,非常艰辛,一华里的路大约走十多分钟,挑起后两肩互换,压得肩膀通红,腰酸腿疼、实在挑不动了,半路还得歇一歇,挑到家是气喘吁吁,汗流浃背,虽然很累,但心里十分欣慰。每年秋天,我家大约能搂三十左右挑树叶储备在院子围栏里,上面盖一层秫秸以防雨雪。现在回想起来记忆犹新。

  四十年弹指一挥间,改革开放的浪潮,让家乡在“历史的一瞬”翻天覆地,沧桑巨变,变得山青了、水绿了、天蓝了、人富了,满目山河秀,山村处处新。如今,树林下沟叉间厚厚的落叶早已变成腐殖质,无人问津。宽敞明亮的柏油马路、水泥硬化路面连通万户千家,党的富民政策深入人心,人们的吃、穿、住、行更上层楼,环境大为改观,清一色的北京平,窗明几净,粉刷一新的白色院墙,风景如画。百姓的厨房里电饭煲、电饼挡、电磁炉、微波炉、电冰箱、液化灶样样齐全,院子外整齐摆放的垛垛干柴、栋栋大棚、排排路灯述说着社会主义新农村的富庶与美好。

  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潮。落叶时节,勾起我对家乡的深深思念,回想昔日搂树叶的场景我历历在目,永生难忘,目睹今朝家乡的发展变化,我心潮澎湃,感慨万千。

责任编辑:崔旭

电话(传真):0421-5823953 投稿箱:bpxwzxwz@163.com 主办:澳门真人网站市澳门真人官网宣传中心
备案/许可证编号:辽ICP备10206907
版权所有:东北澳门真人官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