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送

2018/09/05   市报社   崔旭

  龙应台在《目送》一文中写到:“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告诉你:不必追”。

  快乐的暑假已经结束,开学季,怀揣着梦想的学子们纷纷就学,进入自己向往的大学,也开始踏上了自己新的旅程。对于刚刚踏入大学校园的大学新生,更是行李满满,全家总动员,客运站、火车站也迎来了客流小高峰,沉寂了2个月左右的校园一下子又沸腾起来……

  姑姑家的表妹也是这次新生中的一员,我们自然也就免不了要送她去大学的这个“任务”。来到学校,在休息区,从云南来的同学的奶奶和家人聊着,这孩子从来没离开过家,这次来这么远的地方,一个人来读书正好也让他锻炼一下。来自省内的一位同学的父亲笑着说道:“我们也没打算送的,但是行李太多,我们才给送过来,来这边看看学校环境,我们也就放心了。”旁边的妈妈赶紧凑过来说,第一次出远门那肯定得送啊,把他们的行李物品安置好我们才能放心……

  一切都收拾妥当,真正到了分别的时候,种种的不舍与伤感涌上心头,姑父和姑姑虽有不舍和担心,却挥挥手对妹妹说:“回去吧,你们进了学校,我们也就出发回家了。”临走时仍旧在不厌其烦地叮嘱妹妹的姑姑现在也得放下那份关心,让她自己独自面对未来的路。看到表妹和室友几个人高兴地向校园里面走去,望着表妹远去,我只能在心里给表妹鼓劲,目送着她,愿她在大学的生活顺顺利利。

  家里面,表妹的房间里,桌子上,还有她未看完的书籍,似乎还留着她的气息,姑姑收拾好表妹的房间,竟是有一些失落。突然,微信一闪:“妈妈,我在这里一切都好,你们在家好吗?”那一刻,姑姑鼻子一酸,竟然有泪珠划过脸颊……

  的确,送别是一件痛苦的事,如亲手割断感情的纽带,不见血,却痛在心上。

责任编辑:崔旭

电话(传真):0421-5823953 投稿箱:bpxwzxwz@163.com 主办:澳门真人网站市澳门真人官网宣传中心
备案/许可证编号:辽ICP备10206907
版权所有:东北澳门真人官网网